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唐的酒虽然度数不是很高,但是酒逢知己千杯少,酒不醉人人自醉。

    虽然面前这个古代的华服少年,对于现代来说,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但是放在古代也已经不小了,现在和李牧喝起酒来,对于没有什么朋友的李牧来说。

    真的就像是碰到了知己一样。

    有着不醉不归的冲动。

    在酒精的作用下,李牧也说了很多的胡话。

    最后在华服少年一再保证下,一定会给李牧找来可以买下他琉璃珠的大商贾。

    李牧才带着醉熏,在悦来楼的店门前,依依惜别了这位古代的朋友。

    悦来楼说是酒楼,放在现代来说,那也算是集餐饮住宿于一身,超五星级酒店了。

    悦来楼在这个越来越寸土寸金的地界,算是长安著名的酒楼了。

    不仅有宽敞的用餐地方,也有众多的休息地方。

    既有为来长安寻找机会的士子,商人休息的雅间客房。

    也有专门为那些豪门,权贵准备的独门独院的小院落。

    可见悦来楼在服务客人方面的实力,这里就和现代的香格里拉酒店一个级别,甚至更高。

    本来身无分文的李牧,托华服少年的福,也许是华服少年也对李牧很投缘。

    在临走的时候就让身边的壮年侍卫,给李牧要了一座独门独院的小院落,供李牧休息。

    也许是李牧给店小二打赏琉璃珠的事情,悦来楼掌柜的已经知道了。

    虽然李牧是别人给租的房,但是在伺候上,一点也没有马虎。

    躺在实木做的原木桶澡盆里,李牧的酒气,就被洗澡水的热气蒸腾去了大部分。

    泡澡的李牧有些昏昏欲睡。

    ...........

    华服少年在告别李牧后,就带着李牧给的礼物,坐上了一辆华丽的马车。

    此时的壮年侍卫,对已经上了马车的华服少年轻声的说道。

    “殿下,我们要不要在外面等一会儿?再回宫里,毕竟殿下喝了酒,醉了,要是现在回宫的话,让娘娘看到会生气的。”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华服少年清醒了一点儿,从马车中穿出微醉的声音。

    “牛叔咱们走慢点就好了,天已经黑了,回去太晚的话母后会担心的,治不想母后担心,今天确实是治有些贪玩了。”

    如果李牧现在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知道刚刚和他喝酒的华服少年是谁了。

    那就是大唐的第三任皇帝,被称为唐高宗的李治,不过现在的李治还只是个少年。

    而此时的李治,脸色微红,带着少许的醉意看着怀里的宝剑,微微一笑。

    完全没有那个登基以后,内圣外王的大唐皇帝的样子。

    “喏!”

    一直陪在李治身边的牛侍卫,轻声的吩咐了执马的侍卫一声,慢慢的向着长安城的中心地带走去。

    夜色的街道中,随着马车的走动,不时的有阴影闪现,而那个给李牧很大压力的牛侍卫,却像没看到一样,一直直视着前方,不管后面的动静。

    幽暗的皇宫,只有少数的宫殿在黑夜中灯火通明,完全没有白天时的富丽堂皇和威严镇世。

    倒是增添了几分的幽静,阴冷,和孤寂。

    清宁宫此时正是灯火通明的时候,贤淑的皇后长孙无垢,正在慢慢的仔细的一针一线的绣着刺绣。

    在那张实木的凤榻上,正躺着一个小小的人,梳着唐朝特有的小娘子头饰。

    有些发白的小脸,带着淡淡的微笑,不时的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