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士农工商。

    这是古代最基本的等级划分。

    士为最高一阶级,也就是官家或者是读书人。

    当然了农和工,就很好理解了,就是那些靠着土地吃饭,或者手艺吃饭的百姓。

    排在最低的就是商人了。

    在古代,商人在人们的眼里一种没有本事才会去做的行业,及时他们是比农民和工人还要富裕的一个阶级。

    在中原这个以农为立国根本的国度里,可以看出来对商人这种不事劳作的人有多么的不待见了。

    从华服少年的反应,还有壮年侍卫那看向李牧充满鄙夷的眼神就能够体现出来,商人在古代真的很没有地位。

    “牧兄框我,牧兄是配剑之人,在我大唐佩剑的除了军伍之人,就是文人了,牧兄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可以不必告诉小弟。”

    华服少年还是有些不信李牧是个商人,不论从对侠客的幻想,还是李牧的打扮,还有那气度都不像他看到的那些商人一样。

    大唐!

    李牧没有想到和这个古代华服少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他就知道了,他来到的是哪个朝代。

    这算不算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老天都在帮他?

    既然知道了是大唐就好办了。

    “呜呜。。。。。”听完华服少年说的话,李牧就埋头哭了起来。

    李牧为了能够逼真,在埋头的时候,还不忘在自己的鼻子上来了一下,没办法没有洋葱,姜之类的,只能承受身体的痛苦了。

    “牧兄,这是何意?”没想到自己刚说完,李牧就哭了起来,这让华服少年很是不解。

    感觉到自己的眼泪下来了,李牧抬起头来,看着华服少年梗咽的说道。

    “兄弟没想到现在是大唐了,不知是哪位圣君陛下在位啊。”

    “牧兄,切莫哭泣,现在确实是大唐了,在位的乃是英明神武的李世民皇帝,如果你有什么冤屈可以尽管说出来。”

    看着李牧哭的如此悲伤,华府少年赶忙宽慰起来,说道大唐皇帝是李二的时候,一脸的自豪表情。

    “我艹李二,我不会这么惨吧,传到大唐初年,这让我怎么做生意啊,这些人物都是一些不好惹得东西。”

    李牧听到现在是李二在当皇帝,就暗暗的吐槽起来,毕竟将来这里就是他的走私产品的倾销地啊。

    不可能不引起这些古代大能的注意的。

    李牧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投入古代大能的怀抱了,要是知道也不知道李牧会不会当场晕过去。

    看到安慰他的华服少年,李牧想了一下停止哭泣说道。

    “兄弟你是不知道啊,我祖上是河北人士,奈何五胡乱华,我祖上就带着家眷远逃海外,祈求找一个避世之地。”

    李牧一边说一边摸着眼泪,像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惹得华服少年也是跟着叹息的宽慰起来。

    “牧兄既然回来就不要走了,五胡乱华已经过去好久了。”

    “这次我回来就是想要落地归根的,奈何我那些可怜的族人们啊。”说完李牧又开始痛哭起来。

    “仁兄节哀啊。”华服少年听李牧这么一说,就知道一定是遇到了不测。

    不理会华服少年的宽慰,李牧接着往下遍下去,表情痛苦,难过,像是就要死过去一样。

    不是有人说过那,只有连自己都信了的谎话,那么别人才会相信,此时的李牧就是想死了人一样,痛苦难过。

    “可怜我那些族人啊,原本我们想要回家乡看看,是否已经太平了,我们带着老祖的骨灰一起回到故地,想要老祖能够魂归故乡,不在飘零在外。”

    “可是,可是,我们却遇到了大海浪,还有那接连天地的水柱,没了,什么都没了,族人没了,老祖的骨灰也没了。”

    李牧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睛变得空洞起来,看着前面发呆,自言自语的说道。

    “就剩我自己了,就剩我自己了,和那些冲上岸边的东西,族人没了,老祖的骨灰也没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