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牧哥,我跟你说,我这次给你找这些....。”

    见到李治陪着李牧说笑的走近大厅。

    以刘掌柜为首的长安大商贾们,全部都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躬身以示迎接。

    由于刘掌柜最年长,所以这里就需要刘掌柜开口了。

    “老朽,带长安城列位商贾,见过晋王殿下。”

    原本和李牧说笑的李治,听到刘掌柜恭敬的话,暗道不好,忘了嘱咐这些人,不要透露他的身份了。

    刘掌柜的话一时让李治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看了一眼目视前方嘴角带笑的李牧,李治暗暗想到看来一会儿,再解释吧。

    “都免礼吧,牧哥我们也坐下吧。”前一句是对那十几位鞠躬的商贾说的,后一句则是跟李牧说的。

    李牧没有说什么,在这个时候,还是少说话的好,不过他也确定了,这个李治的身份了,是大唐的皇子,就是不知道在历史中是个什么位置。

    希望不是造反什么的,或者被李二杀了的。

    李治带着李牧两人坐在上首,其他的十几位商贾也都纷纷的坐回了原位,不过眼神都在暗暗打量着,这位能和李治同坐的青年,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想来身份必定不凡。

    “咳,咳这次本王找各位来,其实就是为了本王身边,这位朋友的事情。”既然身份已经说破了,李治也就不在藏着掖着了,在这十几位商贾的面前拿起了大唐王爷的架子。

    “我等明白。”在座的所有商贾,一听不是晋王殿下为了尽孝,需要他们出力的地方,心中虽然暗喜,想来不用大破钱财了,不够也有些失落,失去了一个和大唐皇子交好的机会。

    不过也都纷纷的表示愿听李治吩咐。

    李牧虽然没有说话,就这样坐在首位上,看着李治像个小大人一样,对在场的所有商贾吩咐。

    而那些大商贾也纷纷表现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听着李治的吩咐。

    这一幕颇为的不和谐,让盘腿坐在首座上的李牧,不舒服的弄了弄位置。

    不到大唐不知道,这生活上的不习惯还真的很多啊。

    就拿这座来说,竟然是盘腿坐,要不就是跪坐,让坐惯了座椅板凳的李牧很是不自在,关键这样坐着还容易导致血脉不通。

    正为坐姿烦恼的李牧,听到李治叫他。

    “牧哥接下来该你说了,我也不知道你要卖的琉璃是什么样子。”已经坐回首位的李治捅了李牧一下提醒道。

    “咳,咳。”

    李牧给了李治一个明白的眼色,冲着在场看着他的十几双眼睛,咳嗦了一声以掩饰自身神游天外的尴尬。

    不过心里也是非常紧张啊,毕竟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忽悠人啊,还是这么不靠谱的忽悠人。

    不过为了以后,肆无忌惮的生活,还是要迎着头皮上的。

    “诸位说起来,我们也是同行。”

    “哪里,哪里。牧公子谦虚了。”

    ...

    听到李牧是他们的同行,虽然不信,不过眼里还是充满了羡慕的目光,毕竟一个可以和皇族坐在一起的普通人,放在哪里都是让人羡慕的。

    在刚才他们十几个人已经知道了,李牧只是晋王殿下交的一个朋友。

    “我本是中原人士奈何祖上遭逢战乱.....这次我与家、族老小带着家产从遥远的伯来国,回到故土,奈何大船在茫茫的大海上遇到了通天水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