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爱心午餐真是一个诱惑人的事情。不过人夫王维希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期盼,因为人妻陈可心分明不适合出现在美丽的桥段中。不过,天有不测风云,狗急了还能跳墙的说。为了促进夫妻感情,指不定陈可心会做出什么事情。但是,王维希就受苦了的说~

    这天,陈可心突然想去给王维希送饭。真的是很突然很突然,因为冰箱里的排骨看起来抱恙了~~~~

    于是陈可心坐在沙发上,开始轮番骚扰陈可人和易端方,想让他们两个能快点来自己这边。

    没工作的陈可心除了记得王维希要工作,要拿工资赚钱给自己买吃的之外,完全无视了和王维希在同一家公司并且忙的热火朝天的易端方还是个不大不小的总监,而且她也同样无视了作为顶级设计公司创意公司的顶梁柱创意总监陈可人的工作。

    人妻的温柔,真是让人感动。人妻的不同待遇,真是让人发指啊~

    不过奇怪的是,易端方竟然在百忙之中悠闲自在的开着车来到了陈可心的家,而陈可人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现在陈可人家的楼下。

    “哟,你也来啦~”易端方似乎是忘记了昨晚那场有些尴尬的对话,恢复了以往那吊儿郎当的模样,穿个白色紧身小西服,红色贴身小脚裤,脚踩一双白色帆布鞋,金色的发被风轻轻吹着,分外撩人。

    那张美到极致的脸蛋上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陈可人真是庆幸他此时没有捏着兰花指给自己打招呼,否则自己一定要他知道什么是自由落体运动!

    “喂喂喂,一大早干嘛就这么瞪着我?”易端方看陈可人面对自己“热情”的打招呼,竟然是这种反应,有些生气的说。

    陈可人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你给我正常一点。”

    易端方吐了吐舌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两人于是往楼上去。

    一路无言。

    陈可人觉得心里有些遗憾,好像两人该有的共同话题已经说完了一般。

    “那个,你知道可心找我们干嘛?”易端方在陈可人叩门前,突然紧张兮兮的问道。

    陈可人有些奇怪的转过脸望着他,问道:“你不知道?”

    ……

    易端方摆出一张“我应该知道什么”的表情对着陈可人眨着眼睛。

    陈可人扶额,这人以前明明那么乖巧伶俐,聪明绝顶,怎么和陈可心在一起呆的时间长了,也变得这么没智商?(其实她也一样的说~)

    “易端方先生,我很好奇,你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翘班赶来这里了?”陈可人表示很想揍眼前的男人一顿,看看手表,都已经十点了……

    易端方摸着下巴想了想说:“可心总是骚扰我,说有惊喜给我,我就来了啊~”他还真是天真。

    陈可人摆出一张“你没救了”的表情,然后去敲门。

    “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易端方拉着陈可人的袖子,小心谨慎的问道。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进去的话,就是和两个魔女在一起,到时候任由她们想烹煮油炸翻炒,自己都只能“坦然接受”,因为就算不坦然,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乐观派的易端方信奉一个真理:生活就像不定时*犯,时不时的要给你来几场善于飘摇的*戏份,既然无法避免,那就欣然享受吧~

    陈可心以火星撞地球的速度跑过来开门,然后便看到易端方那张苦逼的脸。

    她好奇的问:“端方姐姐,你怎么啦?是不是昨晚海鲜吃的太多了,所以拉肚子啦?”她在心里盘算着,原来端方姐姐是因为拉肚子,所以不能上班,因为不能上班,所以可以来自己这里哦。

    哎呀,这样的话,他不就不是为了看到可人才来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尽情的拿他当试验品了的说~

    想到这里,她眼中精光一闪,坏笑着望着易端方。

    易端方只觉得汗毛直竖,狠狠的白了陈可心一眼说:“昨晚的海鲜,我们回去的时候好像已经被某人给吃光了的说!”

    陈可心四十五度抬头望吊灯,这才想起来昨晚自己好像……

    “咳咳……那你怎么面如死灰?”

    ……

    易端方望向陈可人,一副认真询问“我有吗”的表情。

    结果陈可心看到后,却突然恍然大悟的张大嘴巴,然后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喊道:“啊!啊!啊!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你们……你们!!!”

    易端方无奈的喊道:“我们怎么了?!”

    陈可人的脸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等着陈可心,自己这个少根筋的姐姐的脑子难道一直涉。黄么?

    谁知陈可心有些娇羞的撞了一下易端方,然后忸怩的说:“哎呀,你们不用害羞啦,端方姐姐,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你都知道些什么了?!易端方气急败坏的瞪着她,然后将脸转向陈可人,想让她好好教训下自己的白痴姐姐。

    谁知陈可心却更加激动的说:“你们不用解释,我不会生气的,真的!你们年轻人嘛,年轻气盛总是有的,你说是不是?那个什么,月朗星稀的夜晚,两个人……干柴烈火神马的,都是很正常的说,你说是不是?”

    “是不是你个大头鬼啊!我们俩清白的比特仑苏还白呢!你这小丫头片子脑子里整天装了些什么啊?”易端方终于忍无可忍的说。

    生活啊,你这次的*实在是太暴力了,一点美感也没有,老娘不干了的说!

    陈可心却一副同情的表情望着他,然后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头,一本正经的说:“小伙子,从今天开始嫂子绝对不会喊你端方姐姐了,从今天开始,我那为祸人间的老处。女妹妹就交给你了,虽然她很厉害,但是她做事很有尺度的,每次打你的时候都不会把你打死的,这一点我用自己的人格保证。”

    易端方欲哭无泪,所以自己才不会和这种女人滚床单呢,第二天说不定已经被碎尸而且还尸横遍野了,不,以陈可人那狠辣的手段,说不定自己的尸体会来个周游世界~啊~何其精彩啊~

    陈可人无奈的摆摆手说:“不要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耽误时间了,别忘了今天的事情。”

    她对陈可心真心无奈了的说。不过自从知道自己喜欢易端方以后,对于陈可心这种误会,她自己竟然一点不讨厌。反而还有点小遗憾,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昨天晚上还真是个良机,月黑风高采花夜,自然有“蓬门今夜为君开”的良人。

    如果现在陈可心和易端方知道她心中所想的话,一定会狂吐鲜血。果然啊果,受过国外教育的人……就是奔放啊奔放。(不过奔放的时候可不可以不用古诗呢……糟蹋啊亲!)

    陈可心点点头,说:“恩恩,对了,我叫你们来就是为这事的说~”

    易端方没好脸色的问:“究竟什么事情?”

    陈可心暧昧的说:“你今天早上给嫂子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姐姐当然也要给你个大惊喜喽~”

    易端方吐血三升,宣告自己已经被陈可心给活活气死。

    要是真的做了,至少死而无憾的说……

    他怨念啊。

    陈可人干咳了两声,嘴角竟然露出一丝笑意。

    易端方扶额,这魔鬼姐妹,陈可人被误会,竟然不生气,还嘲笑自己。

    难道被说成,被压在伪娘身下的女主,她觉得很享受么?

    不过易端方突然意识到,他们两个要一起的话,被压的明明就是自己……

    于是他又继续吐血三升。

    “我想给我家亲爱的一个惊喜~~~~我想去公司给他送饭~”陈可心一脸幸福的说着,好像被送饭的是自己似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