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千夜一脸茫然:“你是说,她的鞋子不能穿了?”

    龙灏渊点头道:“你记不记得老莫家有一口打翻了的油锅?”

    夏千夜连连点头:“记得记得!应该就是那个女鬼留下来的!”

    龙灏渊点头道:“女鬼在老莫家撞翻了油锅——恐怕她自己也没想到,怎么会有人将油锅放在门后面的地上,,于是那一锅油便结结实实地都洒在了她的下半身。”

    “所以,她的鞋子一定脏了,对不对?”夏千夜忽然明白了。

    “对!”龙灏渊点头道:“她的鞋子和衣服都脏了,这让她很难受,但是,她的身上都是油,走来走去就会有脚印印出来。”

    “对啊,为什么我们都没有看到油脚印呢?”王洲也问道。

    “因为,她自己也意识到了会留下脚印,所以,她只好选择了不被人看到的路线,就是高处!”

    夏千夜眼睛一亮:“我知道了!老莫家屋顶上有划痕,那应该就是那个女鬼留下的!”

    “没错!整个事件应该是这样的!”龙灏渊看了看周围一脸懵圈的重任,解释道。

    “首先,这个女鬼,也就是那个黑衣女子,来到了老莫家,想要翻找什么东西,但是却失误打翻了油锅,她在老莫家穿行的时候,不巧被老莫的小孙女棠儿看见,她甚至还跟棠儿说了两句话。可是,她既然要翻找东西,而且棠儿还没有睡,她担心棠儿叫醒父母,所以当下给老莫屋里都散了迷香,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二天,老莫一家都睡过头了,没能做几张油饼。”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老莫一家起晚了,是因为被人用了迷香。

    “然后,为了避免留下脚印,她一路上都是从高处走,以至于路过海棠树林的时候,踩在树顶上,导致很多海棠花都掉落在地上了!”龙灏渊接着说。

    “对哦!”衙役李小也接道:“的确是,我们当时还在疑惑,为什么昨夜没有风雨,但是海棠花瓣却掉落满地……”

    “原来是被踢下来的……”夏千夜喃喃道:“我都没当回事,我一直还以为是路人撞树导致的……”

    龙灏渊看了看他俩,便接着说道:“接着,她便来到了王婶儿家。”

    此时在堂下听审的王婶儿大惊失色:“什么?女鬼还来了我家?”

    龙灏渊点点头:“非但如此,她还在你家换了一件衣服。”

    看着王婶一脸的震惊,龙灏渊解释道:“她弄脏了衣服,便从高处来到你家,然后将放在这里的自己的东西收拾好,重新换了一件衣服,但是不凑巧的是,她没有带鞋……”

    “天,她还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我家?”王婶感觉自己要被吓死了。

    “没错!“龙灏渊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得轻松些:”阿修还看到了她正在换衣服。我猜那个时候,阿修和女鬼都听到了来自隔壁的争执——想必那是春早起来,看到了林秀才与秀嫣的丑事,于是愤怒之下吵了起来,于是阿修就被吵醒了,然后就看到窗外墙根下有个女子坐在那里换衣服。“

    龙灏渊又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林中恩说:“想必当时春早十分震怒,怒火攻心之下,吵了几句,就气的晕了过去。你们二人正在商量怎么办的时候,忽然墙头上忽然翻过来一个女子,对不对?”

    林中恩连连磕头到:“龙少爷猜的一点也不错,我与秀嫣在西厢房时,被起夜的春早发现,她大怒之下跟我们厮打起来,却先行晕倒,我与秀嫣不知道事情败露应当怎么办才好,正在商量是不是要杀了春早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如果要杀人,就要让别人看不出她是被杀的才好。”

    龙灏渊轻蔑地笑笑:“哦?是一个杀手在教你们如何杀人?”

    林中恩胆小,听道龙灏渊将整个案情还原了九成,就知道自己没办法抵赖了,于是便什么事情都说了出来:“是!她跟我们说,如果春早死在了家里,我们俩人都要完蛋,我们问她怎么办,她说她可以帮我们解决干净。”

    龙灏渊点头道:“所以,她就拿着你们的凳子带着你们去了海棠树林?”

    林中恩懊悔地点点头:“我背着春早,她拿着凳子,还要秀嫣将脚上的鞋换给她了。”

    秀嫣也低头道:“我不知道是何意,她穿着我的鞋,带着我们走到海棠树林,然后一手背着春早,一手拿着凳子,走到桃树下,放好凳子,站上去,用春早的腰带将春早吊在了树上。然后她听见我说光脚有点疼的时候,便将春早的鞋扒下来丢给了我……其实的确是我春错了鞋,我错穿了春早的鞋到了林秀才房中,春早穿的,是我的鞋,所以她扒下来的鞋,本就是我的……那个凳子,原本我们也不打算要了……是她拿回来给我们,我们害怕,所以回去的时候,便将凳子和她丢在院子中的那双脏鞋,一并都拿出去埋了……”

    龙灏渊听着秀嫣补充完,点点头道:“果然是和我猜想的一致,不过我想知道,她能够免费帮你们杀人灭口吗?难道她就没有提出过什么条件?”

    “这……”林中恩和秀嫣对视了一眼,林中恩便答道:“她打听了厦大小姐的情况……”

    “什么?”夏千夜瞪大了眼睛,“她打听我什么?”

    林中恩为难地答道:“她就是问我,夏大小姐是否原籍兰陵,家中还有什么人……”

    龙灏渊皱眉道:“她问这些做什么?”

    林中恩连连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夏千夜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龙灏渊,龙灏渊沉吟一下道:“多半是跟金笔书生有关系……”

    一提起金笔书生,夏千夜的心就揪了起来,自己全家灭门,就是拜这个金笔书生所赐,而这个金笔书生,正是被米六雇佣来刺杀夏家的杀手,金笔书生已经伏法,但是为什么,又有一个人来打听自己了呢?

    龙灏渊若有所思道:“这次的杀手,应该还是‘暗鬼’的杀手……和金笔书生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