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龙灏渊的口气却越发地凝重起来,他盯着夏千夜道:“如果春早真的是被谋杀,那么,杀她的动机呢?”

    夏千夜摇摇头道:“是谁杀了她尚且未可知,又何谈动机呢?”

    这时,姜小山的母亲忽然悻悻开了口:“谁知道呢?就算是她男人动的手也说不准呢!”

    “她男人?”龙灏渊微微一怔,回头看了看正在专心给姜小山喂饭的姜嫂,口中喃喃道:“对啊,也不是不可能……”

    夏千夜听了这话,也是一愣:“没错,当晚两人是吵架了,若是吵架过激。杀死对方也不是没可能!”

    龙灏渊又摇摇头道:“这说不通,要是两人打架而杀了对方的话,双方肯定会撕扯,春早肯定会反抗,那这些又和她那么干净的尸身相互矛盾……”

    几人正揣着疑惑讨论着,这边;李小已经一溜烟地跑了过来:“十三爷,王头叫你过去呢!”

    “好!”龙灏渊应声站起来便走,夏千夜倒不高兴了:“只叫他不叫我么?”

    李小嘿嘿一笑不回答,心中却在想:这兰陵城中,哪里有龙灏渊的地方没有你?叫他不就等于叫你了么?

    夏千夜果然拔脚就追了去,三人匆匆赶到了验尸房。

    只见王洲一脸愁眉苦脸地站在尸体旁边,仵作正在一旁洗手。夏千夜急冲冲地问道:“王大哥,怎么样?”

    王洲抬起头,眼中尽是失望,他叹口气道:“除了一些食物的残渣,其他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龙灏渊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若是胃里和鼻腔中没有药物之类的东西,那就只能证明她是自杀,有人迷昏她之后再杀了她的可能性已经被排除!可是她的这个自杀,有点太蹊跷了,除非……”

    “除非什么?”夏千夜和王洲都等着接这一句。

    龙灏渊一手摸着下巴,另一只手摸着这只手的胳膊肘,凝神道:“除非,她自杀之后,有人拿走了她的鞋子,和她自杀的工具!”

    “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夏千夜好奇道。

    龙灏渊摇摇头:“那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有人看着她死去,理应报官,再不济,也该默默走开才是,怎么还能去拿她的鞋子和搬走垫脚的工具呢?”

    王洲和夏千夜都张口结舌地看着他,岂料龙灏渊忽然一抖衣摆,回头对二人说:“走,我们再去树林那里去看看,怎样都会留下线索的!”

    这里大概有几百棵桃树,就种在书院的对面,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林子,此时正值桃花盛开的季节,簇簇嫣红遍开,随风吹来阵阵清香,若不是刚刚死了人,这片树林看起来真的是赏心悦目。

    几人还未走到树林中,便看见有很多抄近道的人们从树林里钻了出来,似乎一点都不避讳这里不久前刚发生的命案。

    龙灏渊再次走到发现春早尸体的那棵树下,扶着树干,陷入了冥思。

    一阵清风拂过,桃树上的花瓣簌簌地落了几片在龙灏渊的发间。龙灏渊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忽然蹲下身去,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地将覆盖在地面上的花瓣拂开,将脸凑上去。

    远远地看着的夏千夜看到他这一举动,不禁也好奇地迎了上去:“喂,小龙虾,你在看什么?”

    龙灏渊的手指此时从夏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