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小搔搔头道:“只是很奇怪,似乎昨夜并没有大风大雨,而书院附近的这几棵桃树上的花朵却掉落了不少。”

    龙灏渊放眼一看,果真如此,地面上的落花浅浅铺了一片,却煞是好看,可是一想到这样的美景之上刚刚才吊死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却不禁让人感到了阵阵寒意。

    夏千夜跺跺脚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途经书院的这条路上本就人多,来来往往地碰到树干,自然会落下不少的花瓣。”

    龙灏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径自走向吊死女子的那棵树下,蹲下身去查看了半晌。

    还未待龙灏渊站起来,便有人来急急回报:“王捕头,有人来报案,说是自家的妻子彻夜未归。”

    王洲面上一动,忙道:“快快带来!”

    来人被带上来之后,“扑通”一声跪下,连磕了三个头之后方才抬起脸来,只见此人面容白皙,年纪约在二十五六,夏千夜立即认出来:“咦,林秀才?是你?”

    林秀才将头在地上磕得砰砰直响,口中含糊不清地泣道:“昨天晚上和老婆吵了几句嘴,我一赌气就出门去了,岂料后半夜回家就发现她不在房中……”

    这林秀才是城中有名的才子,名叫林中恩,只是不知道为何,连考三回,屡试不中,而他的才情在兰陵城中却是有目共睹的。

    夏千夜一把拽起林中恩:“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林中恩擦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昨晚我老婆春早的闺中好友秀嫣来我家做客,时间比较晚了,春早就留秀嫣住下,于是我就被赶到西屋去了,晚上的时候……她们都睡下了,我就想……”

    夏千夜急道:“想什么?”

    龙灏渊懒懒地靠在一棵树上,嘴里叼着一片叶子不屑道:“大晚上的,自然是想老婆了!”

    林中恩面上一红:“是……我就是……想叫她趁秀嫣睡下了之后亲热亲热,谁料她不愿意,我俩就发生了口角,于是我一气之下就摔门而去,等我回来以后,却只看见秀嫣一个人站在院里,说是春早不见了。我想着大晚上的,她若是赶出去找我,肯定会不安全,于是又赶紧出去找她,谁想这一出去……找到天亮都没找到……”

    龙灏渊吐掉口中的叶子,疑惑道:“你既然都没找到她,又怎么知道这尸体是她呢?”

    林中恩抹抹眼泪道:“我也是方才听一早出门的秀嫣说的……”

    夏千夜皱皱眉:“看来是秀嫣认出了春早?”

    林中恩连连点头,这时,从人群后面冲进来一个桃红色衣衫的女子,挽着简单利落的发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哽咽哭泣道:“大人……小女天亮以后也出门寻找春早,岂料听说这里有一具女尸,壮着胆子走进瞧了一眼,正是春早……”

    王洲在侧听了,不禁点点头,叫秀嫣和林中恩都站起来,派人带他们去认尸。

    夏千夜叹了口气道:“这春早也太想不开了,不过是跟男人吵了几句嘴,怎么就要死要活的呢?”

    龙灏渊眯起眼睛瞅了夏千夜一眼道:“那是自然,有些女人从来都吵不过男人,自然心里憋着委屈,但是有些女人天生就不许别人吵过她,自然是不懂别人心里的委屈……”

    夏千夜正待仔细回味一下他这话的用意,岂料龙灏渊的臂膀已经搭上了她的肩膀,他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帮我一个忙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