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中恩的脸色更加难看,只好为难地笑笑说:“啊……是么……”

    龙灏渊接着问道:“那么林大哥真的不知道吗?这里,原本是有一个凳子的……”

    林中恩有些尴尬:“这个……之前是有,现在的确是找不到了……”

    龙灏渊笑笑道:“难道不想找一找吗?”

    林中恩正不知道怎样回答的时候,秀嫣忽然走了出来,冲着两人笑了笑说:“龙公子说笑了,我家春早不幸离世,家人哪里还有心思找什么丢掉的凳子?”

    龙灏渊听见秀嫣的话,抬起头来,盯着她的眼睛:“秀嫣姑娘说的对,但是如果说,这个凳子恰好就是春早离世前用过的呢?”

    秀嫣的脸色不禁也变了变,但仍旧摇头道:“龙公子的话,我听不太明白……”

    龙灏渊摇了摇头道:“可能秀嫣不姑娘不太明白,但是只要是凳子明白,就可以了!如果二位没有异议的话,明早到衙门的大堂上,咱们来说说春早和凳子的故事,如何呀?”

    秀嫣的神情终于完全冷淡了下来,口气也十分不好:“龙公子,我家春早尸骨未寒,我不知道你到我家里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说完这话,龙灏渊倒是好好地盯着她点了点头:“秀嫣姑娘说的好,这里是你家……也罢,反正不管如何,明早和大人要在县衙问案,他不希望二位缺席!”

    说罢,龙灏渊忽然站起身来,拉了拉夏千夜道:“大小姐!咱们走!”话音落,还重重地甩了甩袖子。

    夏千夜莫名其妙地跟着站起来,龙灏渊已经走开了几步,于是赶忙匆匆跟上。

    忽然,龙灏渊站住回头,狡黠地笑了笑说:“难道,二位真的不想知道,凳子现在到底在哪里吗?”

    林中恩的头始终没抬起来过,但是仍然感到他的肩头有丝丝发抖,而秀嫣的脸色更是大变。

    走出了林家的院子,夏千夜一头雾水地问道:“你到底来干什么了?就是为了问林家是不是丢了一个凳子?这也太无聊了吧!”

    没想到龙灏渊原本扳下来的脸,忽然又乐呵了起来:“大小姐,一点都不无聊,明天是限期破案的第二天了,我是不是得赶紧找出凶手呢?”

    “可是!凶手和凳子有什么关系?”夏千夜一脸的不知所措,但是看到龙灏渊故意卖关子的表情又有些着急。

    “这样,我们先找到了凳子,我再告诉你凶手和凳子有什么关系,好不好?”龙灏渊的眼神里隐藏着深深的神秘,让夏千夜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两人继续往前走,夏千夜又着急地开了口:“去哪里找?”

    龙灏渊头也不回:“一会儿,自然有人带咱们去找的!”

    夏千夜不明就里,只好悻悻地跟在了龙灏渊的身后,心里默默地骂道:“这个小龙虾,这种事情还要瞒着我,有什么意思!自以为是!”

    龙灏渊并未走远,只是走出了两条街之后,一拐弯,就跃上了旁边一处宅子的房顶。

    夏千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