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维希眉头深锁,他还真没想到自己的小姨子竟然强大到这么变态的程度。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平时看起来对陈可人不怎么上心,就知道看动画片的自己的俏老婆陈可心,今天竟然为陈可人说了这么多话。而且,这些话,他从来没有听陈可心说过。

    记得以前陈可心和他提起自己的妹妹,那种嫌弃的形容,让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后来见了陈可人,他也觉得陈可心的描述实在是恰当的很。所以当他看到陈可心为陈可人补充辩解的时候,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姐妹情深,姐妹之间的感情,外人有几个能看透呢?他轻笑着,没想到陈可心还有这样一面。

    陈可人说完话以后,全场一直沉默着,不过易端方想的却一直是陈可心的那句“其实可人对爱情很纯情”。

    如果真是那样……

    如果真是那样……

    他有些痴傻的站在那里,许久终于反应过来,陈可人竟然拿自己开玩笑的说……

    如果真是那样,那又关自己什么事情?他无奈的摇摇头,想着自己兴许是真的疯了。

    他看着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的陈可人,突然有些好奇,当年的她是怎么过来的?那样的恨着自己的父亲,那样爱着自己的姐姐,却倔强的离开了那唯一的家,独自出国,甚至都没有花家里的一分一毫。

    一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在外面究竟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有没有人曾经欺负过她?又没哟曾经瞧不起她?她有没有因为孤独所以泪流不止的时候?她有没有拿着电话却不敢拨打号码的时候?

    陈可人,你究竟坚强到什么地步?

    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我知道了。”虽然不想低头,但是童思琪已经收起了高高那份高傲,低头,很不甘心的说道。

    陈可人轻轻上扬嘴角,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很好,知道就好。”

    说完便转身,对依旧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易端方说:“没我们什么事情的话,我们离开吧。”

    易端方点点头,陈可心有些不乐意的看了看王维希,王维希走上前,给她理了理额前的刘海,柔声说:“先让可人他们送你回去,我今晚可能会很晚。”

    陈可心嘟囔着说:“可是人家才出来没多久啊。”

    王维希感叹,亲爱的,我也好想你留下来陪我,可是我实在不想你误会什么。而且,可人明摆着是不想呆在这里……

    他苦笑一下,拍拍陈可心的额头说:“没关系,我尽量早点回去好不好?先让可人他们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陈可心的肚子适时的叫了起来。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甚是撩人。

    王维希在她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温柔道:“走吧。”

    陈可人和易端方对视一眼,然后两人相当有默契的微微一笑,示威般望着因为王维希的动作而僵硬在那里的童思琪,心中暗暗大爽。

    大家都艳羡的看着这对恩爱夫妻,对王维希真是羡慕嫉妒恨的要死,娇妻在怀,基友完美,小姨子大牌,这组合,人生怎么可能不完美啊?

    总之两个字:太坑爹了。唔……是四个字的说。

    陈可心为王维希理了理衣领,俏皮的说:“相公,那奴家就乖乖等你回家了。”

    众人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极品啊!

    王维希太特么命好了~

    大家更加嫉妒王维希这家伙了。

    陈可人无奈的望着调皮的陈可心,易端方的身体抖了一抖,附在陈可人的耳边轻声说:“她这话,比说你可爱还让人难以承受。”

    温热的气呼在耳畔,让人有些酥。麻。陈可人的脸竟然有些微微泛红,显得她更加美艳动人。

    她故作生气的轻轻踩了易端方一脚,易端方配合的露出痛苦的表情。这还是第一次,两人有这样亲切的互动,陈可人望着易端方那纠结的表情,突然笑了起来。

    那笑容,如三月春风,带起朵朵桃花瓣落,洒下一片芳香,让人浑身为之一颤,三魂立刻被夺去了七魄。

    易端方呆在那里,手中的红酒差点溢出来,还好陈可人眼疾手快,迅速的将酒杯接过来,嗔怪道:“多大的人了?怎么连个杯子都拿不稳?”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温柔,这样的表情,这样的风情万种,好像要将人醉的不省人事一般。易端方觉得自己的小心脏跳的厉害。怎么会?这种感觉,分明就是……分明就是……

    众人望着两人恩爱和谐的场景,不禁暗自磨牙,两对璧人啊,偏偏条件还都这么好(原谅大家把陈可心的条件看成是她的家世和脸蛋吧~),简直让人眼红的可以啊。

    王维希却是在心里庆幸,幸亏老婆没说“陛下,臣妾恭候您的宠幸”这样的话,否则自己就是吐血三升,也绝对缓不过来。

    就这样,陈可心依依不舍的和陈可人,易端方在众人瞩目之下离开了三楼大厅。

    大厅终于恢复了正常。

    不过大多数人却是有些失落。美女走了,美男走了,两对璧人只剩一个,唉……

    男人对美女也好,女人对帅哥也好,就算知道一个人不会是自己的,还是会忍不住想去看,好像多看一眼,就能多活上一百年一样。真是让人生生觉得好笑。

    王维希望着消失在电梯里的陈可心,轻轻上扬嘴角。这样的幸福,这样的满足,却深深刺痛了童思琪那颗隐藏很久的伤痕累累的内心。

    她望着王维希,眼神中时而流露出痛恨,时而流露出悲伤,时而流露出悔恨,让人捉摸不透她的情绪。她的这种眼神,在锦绣那一行人看来已经是极其不正常的了。因为他们所见到的童思琪一直都是冷静的有些变态的人,甚至可以说让人发指。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事情,羞辱也好,夸赞也好,挑战也好,威胁也好,升职也好,她的眼神中从来没有涌起平静以外的任何波澜,好像一切都被她提前所知,好像一切都无法掀起她内心的波澜。

    如果说除了现在,她们还在什么时候看到过这样的童思琪的话,应该是在童思琪知道了合作方是华夏公司的时候,那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童思琪会主动申请负责这次合作,那时候的她,眼神中也有着一些复杂的情绪,但是又和现在的情绪完全不同。

    今晚的童思琪,反常的有些奇怪。

    她望着王维希,紧紧握紧了拳头,心中愤恨的想着,为什么我要那么痛苦的去忘记以前的事情,而你却能拥有这么美好的幸福?为什么你要把曾经只对我一个人的温柔送给别人?为什么你要那样对她笑?

    难道你忘记了?你曾说过,这一辈子,只对我那样温柔的宠溺,难道你忘记了?这辈子,只愿意吻我的额头,许我一生的幸福?

    她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在王维希转身的这一刻,她已经恢复了平静。

    “真没想到你小姨子竟然是我们公司的董事。”开口便是这一句,像是责问,又像是控诉。

    王维希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他知道,喜欢多想的童思琪肯定又在以为,自己和端方带陈可人来是专门来羞辱她的。而且,陈可人的那番话摆明了就是在羞辱她。

    童思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