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真凶?”夏千夜瞪大了眼睛,含糊不清地问道:“你知道真凶是谁吗?”

    龙湖好远成竹在胸地点头笑道:“我还差两个证据,就基本上可以确定真凶了!”

    夏千夜不屑地撇嘴:“呵呵,你还差两个证据呢!离真凶还差得远呢!”

    真是朽木不可雕,龙灏渊叹气摇头:“难道你不知道,还差两个证据就可以确定真凶的意思吗?”

    夏千夜眨巴眨巴眼睛:“还能有什么意思?”

    龙灏渊无奈扶额:“意思就是,有嫌犯了!”

    有嫌犯?

    夏千夜的眼睛立即亮了,她一把抓过龙灏渊的衣领,有些激动地问道:“你是说,有眉目?”

    龙灏渊的嘴角抽了抽,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衣领从她的手中抽出来,又万分惋惜地看了看衣领上几个明显的手指印,尽量和气地说:“没错,所以,我需要你跟我,再去一次林中恩家!”

    夏千夜听见他这样说,“呼”一下站起来,将没吃完的饼抓在手中,另一只手就拽着龙灏渊往外走,边走边啃饼边含糊不清地问答:“去干吗?”

    龙灏渊眯起眼睛笑道:“我猜,可能有很多人都丢了东西,那我们就先去帮他们找找吧!”

    夏千夜并不知道谁家丢了东西,也根本没听说家里丢了东西。但是看龙灏渊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不禁又好奇了起来,于是颠颠地跟在了龙灏渊的后面。

    龙灏渊从老莫家一路走过来,路过了发现春早尸体的桃林,有哭过了周天的飞丝流锦,又路过了县衙,之后到了林中恩家。

    夏千夜和龙灏渊站在林家的大门外。听着屋里沉闷的气息。

    夏千夜用手指了指院子的大门,低声问道:“要进门去看看吗?”

    龙灏渊摇摇头:“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夏千夜刚要拒绝,就看见龙灏渊的身影闪过,不见了踪影。夏千夜忍不住狠狠跺脚:“该死的小龙虾,竟然这么快就闪人了!”

    不敢乱走,夏千夜只得乖乖地站在门外等着,等待的时间让她觉得,这段时间是在是太过漫长了。

    其实美国多久,龙灏渊就消无声息地从林家的墙头挑了下来,但是他的表情却有些悻悻的。

    夏千夜连忙凑上前去问:“怎么样,你找到了什么?”

    龙灏渊的眼神飘远,皱着眉头说:“我发现,林家的确是丢了东西,但是不知道那东西丢到哪里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是严肃,就好像那东西找不回来,天都要塌了一般,夏千夜刚要问,龙灏渊便迈开步子朝前走去,于是赶紧把话咽进了肚子里去。

    两人刚转过身来,就听见隔壁王婶家里传来一阵孩子哭闹的声音,声音尖锐,让龙灏渊忍不住往里看了一眼。

    一个八岁左右的男孩,坐在地上,靠在墙根哇哇大哭,旁边还站着一脸苦笑的王婶。

    夏千夜瞥了一眼道:“这个阿修,又开始了……”

    两人刚要走开,就听见阿修大喊大叫道:“不行,我就要那个凳子!就要那个凳子!”

    原本走过去的龙灏渊忽然又退了回来,站在门外扬声道:“王婶,我能跟阿修说几句话吗?”

    王婶是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