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若是不仔细看,猛然间这东西像极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和严进面对面地说话。

    龙灏渊坐在椅子上不动,伸手指了指严进身后的窗户,严进不解其意,但是仍是在他一眼的期待中,上前将窗户打开。

    龙灏渊此时笑得更是灿烂,轻轻张口,以口型说道:“烦您在此与我静坐聊天,我去去就来……”

    严进只觉得面前微风一动,只穿着单薄白衣的龙灏渊身形一闪,屋内便赫然没了这个人,窗棂丝毫不动,若不是他留下了那个神似“人形”的东西,想必他会怀疑龙灏渊根本没来过。

    严进愣了愣,忽然站起身来道:“透透风便好,窗子开得久了,茶就凉了!”说着,又复将窗户关好,提起茶壶,在“龙灏渊”面前的茶杯里倒满了茶。

    夏府门外,戒备森严。

    夏千夜的窗前一道人影闪过,门外的捕快甚至都没有察觉,一袭灰衣身影便落在了熟睡的夏千夜面前。

    此人微微地摇摇头:“低声道,好标致的小娃儿,只可惜,投错了胎……”说着,手中一物对准了夏千夜的胸口便要落下。

    却只听得“咯吱”一声,来人只觉得腕骨一阵剧痛,手中之物便赫然脱了手。

    有人忽然出现,将自己的腕骨生生捏碎,忍痛抬头一看,手中落下的东西,却被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托在手中。

    少年的白衣。是一件薄薄的里衣,此刻倚在夏千夜的床头,微微地笑着,轻声道:“扰人清梦,最是不好,更何况,尊驾还要杀人灭口?”

    被捏碎腕骨的人,是一个一身灰袍的中年男人,发间已有了丝丝银色,他强忍着碎骨的疼痛,震惊万分着眼前白衣的少年,咬牙问道:“你不是去书院了么?”

    没了外套的少年正是龙灏渊,他此时把玩着落在自己手中的物件,淡然道:“我的确是去了书院,我若是不去书院,假装在院士房中喝茶,又怎能诱你放心潜进这间房?你若是不潜进这间房,我又怎么能将凶手给抓住?”

    中年人颤声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龙灏渊笑笑道:“你看到严院士屋内的,不过是我的衣服而已。事实上,我跟你,一前一后……只不过,你的速度慢了些。”

    中年人闻言一阵头皮发麻:“你这身功夫不弱,放眼整个兰陵城,也就只有你是我的对手,你是谁?师承何处?”

    龙灏渊看了看手中的东西,这是一支斗笔,平日里多用于作画写大字。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对中年人,不答他的问题,反倒自顾自地说:“金笔郎君,一笔贯胸,杀人于片刻,血溅千里!”

    中年人的脸部抽搐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的底细?”

    龙灏渊将手中斗笔拿到面前细细打量,拨开笔尖处本应该是软毛的地方,赫然是一个精钢制作的笔头。样子与一般的毛笔无异,连表面都雕成了毛笔的样子,再加上外围裹住的一层毛发,不仔细看,断然看不出这东西竟然是一件兵器。

    龙灏渊将这支笔在手中掂了掂,啧啧赞道:“好东西!否则也不能在兵器榜上排名第十九,怎么?有人请得动‘暗鬼’出来杀人了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