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龙灏渊抬脚刚要走,忽然回过头来,一脸歉意地看着黄老板道:“黄老板,很不好意思,在下想跟您换一锭银子。”说着,掏出了一锭五十两的银票。

    “好说好说!”黄老板二话不说就去取了银子,还絮絮叨叨地说:“周老板走时,我兑换的银子没用完,刚好能给公子也兑换一锭!”

    龙灏渊装好银子,示意夏千夜拿好包袱,就告辞出了门。

    夏千夜的心情大好,虽然自己刚才被撕坏了一件衣服,可是,龙灏渊竟然赔了自己三件,而且件件价值不菲,简直是再合算没有了。

    两人正欲找家客栈休息,怎料想刚走到一处转角,就听见房中传来了打骂之声,女人尖利的声音震得二人的耳朵都发疼。

    紧接着,一个穿着中衣的男人边光着脚被人从门里推了出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龙灏渊眼疾手快,一把扶住男人,好奇道:“兄台没事吧?”

    那男人很是尴尬,嘟囔道:“没事没事!”

    紧接着,女人的叫骂声又传了出来:“你个败家男人!赶紧给老娘把船找回来!”

    夏千夜听闻这话,好奇道:“什么船?”

    男人冻得直哆嗦,牙齿打着冷战道:“前天……晚上,一个人找到我,叫……叫我把停在西荆河……边的……船借给他用一天,还给了我八十文钱……我想闲着也是闲着,就……借给……了他,谁想,前天他用完船……之后……到现在……一直没把船还回来……我娘子……才……”

    龙灏渊听得明白,心中一紧,忙问道:“借船之人什么样子?”

    男人牙齿打着战:“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清秀……”

    正说着,屋门开了,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死鬼!赶紧给我滚回来!你冻死了老娘还要给你买棺材!”

    男人尴尬地笑笑,连忙“哧溜”一声钻进了门。

    夏千夜看着呆站在原地的龙灏渊,上前拍了他一把:“发什么呆?走啦!”

    忽然,龙灏渊面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回头看了夏千夜一眼:“我要连夜赶回兰陵去,你要是累了,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说罢翻身上马。

    夏千夜惊得一把拉住白马的缰绳:“那我也回去!”

    龙灏渊打马出城,却径直往西荆河边去,夏千夜追问:“你干嘛不走官道?”

    龙灏渊笑道:“若是我没猜错,刚才那人丢了的船,应该就是周天坐的那艘船。”

    “可是……”夏千夜提出了疑问,“你忘了?成衣铺的黄老板说,周老板的朋友看上去四十多岁,而周老板也差不多四十多岁了,所以不可能是他们去借的船,否则方才那男人不会说借船者是二十出头啊……”

    “所以……”龙灏渊回头一笑,“这个案子中出现的人肯定不止两个人,所以我才要去看看,河边有什么古怪。你别忘了,船是前天晚上借的,周天是昨天在这艘船上被杀,米六今天早上到了兰陵,也就是说,或许有人早就打算杀他,提前借好了船,又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上了那艘船,而昨天他们见面这段时间里,周天和那个四十多岁的读书人在一起的可能性最大,对么?”

    夏千夜点点头。

    龙灏渊忽然古怪地笑道:“可是,既然他们在一起,那为什么周天死了,他这个朋友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没错……这个人去哪里了?”夏千夜恍然觉醒。

    正说着话,两人就到了河边,这里一片荒草丛生,但是在一处矮草中,赫然一个简陋的码头,目测只能停靠两艘船。沿着河岸边,也稀稀落落地停着几艘小舟,只是现在天色已黑,什么都看不清。

    龙灏渊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的布袋,袋子一打开,赫然一道白光射出,夏千夜更是吃惊不小,这竟然是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

    身边霎时就亮了起来,龙灏渊下了马,举着夜明珠朝码头走去,夏千夜不解其意,于是只好跟上去。

    码头边停着一艘船,比渔舟略大些,看得出已经很久都没有用过了,镇江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平时落在缆绳上的霜露也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