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调查了半天又亲自抓回来的嫌犯,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探案帮手,顿时心觉不满,带领手下一般兄弟裹着棉衣蹲在府衙门口怒气冲冲地瞪着龙灏渊,龙灏渊好脾气地冲王洲笑了笑,刚要说话,怎料王洲将头一扭,转过脸去不看他。

    龙灏渊也不生气,轻轻抖了抖自己衣服的下摆,扭头对夏千夜道:“夏同学,有没有兴趣陪我去查查这个案子?”

    夏千夜一听,满眼冒光,兴奋问道:“可以吗?可以吗?”

    龙灏渊眯起眼睛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两个人脚踩着积雪,缓缓向城外走去。

    路过一家棺材铺子的时候,只见几个伙计正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扎着花圈、纸人等丧葬之物。一侧的老板还在不停地催促:“快点快点!周老板死得突然,要的东西却是一点都马虎不得!手底下利索点,别偷工减料!“

    这话吸引了龙灏渊的注意,便上前去拱手问道:“这位大叔,是什么人过世要这样着急地赶工啊?“

    棺材店的老板看了看这个面容俊朗的少年,不住地摇头道:“你不是本地人吧?我们城西贩卖丝绸的飞丝流锦,可是这江南有名的丝绸老店,只是昨天晚上,店中周天周大老板竟然被人给杀了,尸体就在停在城外的秣陵河中的一艘渔舟里,一剑贯胸啊,那样子很是残忍啊……”

    “哦?”龙灏渊来了兴趣,“周老板的生意很兴隆吗?”

    棺材铺老板点点头:“那可不是?他自从十年前来到兰陵,一直做的都是裁衣和布匹丝绸的生意,越做越大,这不,出事儿前几天还去镇江谈生意了呢!”

    龙灏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回头问夏千夜:“你知道他的店铺在什么地方吗?”

    夏千夜连连点头:“跟我来!”

    周天的店铺在城中热闹非凡的南街,走到门口,抬头只见一块烫金匾额上书“飞丝流锦”四个大字,很是气派,只是此时,店里的伙计都换上了一身丧服,忙里忙外地收拾着东西。

    夏千夜眨眨眼,指着这人头攒动的店铺道:“飞丝流锦算是兰陵城中比较有名的的丝绸店了,里面的料子分为好几等,普通布匹也有,上等冰丝也有。”

    龙灏渊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摇头晃脑地围着这铺子转了一圈。

    周天很会做生意,他把这一块的地都买了下来,然后盖起了大院子,前半部分都用来做了商铺,后半部分用来做自家庭院和仓库,所以,这铺面站在门口的时候尚且看不出有多大,但是只要留心,便可以发现,周围的小楼高墙,竟然都是周家的地界,整整占去了半条街!

    转了一周之后,夏千夜好奇问道:“你看了半天,看出来什么了么?”

    龙灏渊叹了口气说:“周家很有钱……”

    “还有呢?”

    “没有了!”

    “啊?”夏千夜愣了半晌,看着龙灏渊往前走,连忙追了上去:“你去哪里?”

    “我去看看尸体!”龙灏渊指指前面的路:“往这个方向走就能到府衙是么?”

    夏千夜无奈叹气,将他的手指往旁边的巷子掰了掰:“这边。”说着便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龙灏渊一点头,便跟在了夏千夜的身后。

    尸体就停放在府衙的后堂,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