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千夜知道院士是在安慰自己,于是吸吸鼻子道:“我知道……”

    这时严进转过来问龙灏渊:“怎么样,十三少爷对于这次的案件有什么见地?”

    龙灏渊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我心理有个大概的想法,但是还有好多地方需要证实,所以,恐怕还要等几天!”

    严进点点头说:“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处理,尽管说!”

    龙灏渊笑笑抱拳道:“多谢院士!”

    从严进的小院出来,夏千夜回过头来仔细地瞧了瞧龙灏渊,一脸纳闷地问:“为什么院士对你那么客气?”

    龙灏渊好脾气地笑笑:“我猜,可能他跟我的陆伯父关系比较好吧?”

    夏千夜撇撇嘴,似乎对龙灏渊的话不太相信,然而龙灏渊的表情又像是什么都不想说,自知即使再继续追问也没什么用了,只得悻悻地换了个问题:“你说要看春早家怎么办丧事的,为什么?”

    龙灏渊此时正盯着夏千夜头发上的海棠花瓣出神:“因为我总觉得,春早的死很奇怪,如果是自杀的话,未免太冲动了些,但是她的邻居王婶儿却说,他们夫妻吵了好多次了,曾经春早是说过要自杀的,所以……”

    夏千夜皱着眉头,却依旧想不到这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

    两人转出了巷子,往夏府的方向慢慢走去,夏千夜拽了拽他的袖子说:“小龙虾,咱们要回家吗?”

    龙灏渊点点头,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夏千夜,淡淡地说:“是啊,今早起得太早了,都有些困了,我要回去睡个觉,今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你不要打扰我,晚饭的时候再叫我吧……”

    龙灏渊回到夏府,果然结结实实地睡了一大觉,夏千夜百无聊赖,只得去县衙和王洲厮混,眼见得,天就黑了下来,原本打算要跟着王洲他们去吃饭,但是想想龙灏渊还在家里睡觉,于是揉了揉肚子往会走。

    途经书院门口的那片桃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夏千夜总觉得自己的身后寒风阵阵,一想到春早惨白的脸,夏千夜忽然有点头皮发麻,于是抱了抱肩,加快了步子。

    忽然,夏千夜感觉到自己的耳边似乎多了一股热流,一股淡淡的香气飘了过来,情不自禁地,夏千夜回头看了一眼。

    一道黑影从自己的身边一闪而过,忽然就什么都没有了,

    香气没有了,黑影没有了,热流也没有了。

    夏千夜想起了棠儿的话,也许,真的是有鬼,让她撞见了……

    一想到这里,夏千夜黑后的冷汗层层,硬着头皮,拔脚飞奔起来。她不知道背后有没有人或者是鬼跟着她,总之她再也不敢回头,一路冲回夏府,踏进门槛,便反手将厚重的门板死死阖上。

    夏府里没有掌灯,安安静静的,似乎一个人也没有,夏千夜有些害怕,于是高声叫起来:“小龙虾,小龙虾!你快醒醒!”

    龙灏渊没有回复,忽然,夏千夜似乎隐隐地听到了黑暗中传来女子浅浅的笑声。

    夏千夜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心底那种恐惧油然而生,她飞速地朝着龙灏渊的房间奔去,边跑边大声喊着:“小龙虾!小龙虾!你在哪里?”

    龙灏渊还是没有答话,反倒是女子的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夏千夜吓得几乎要哭出声来,声音也不由得颤抖起来:“小龙虾……小龙虾……你在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