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方菲又补充,“那你可能有点误会,我没他那么狠,也没他那么贱。”

    “我是说,样貌。”

    顾远话落,方菲丢给顾远一个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然后方菲开口,嗓音里透露着对顾远智商的嘲笑,“当然像了,不然怎么是姐弟?”

    顾远舔了舔嘴唇,他有点无语的抓了下柔软的黑发,放下手以后他盯着天花板,似乎是想着要怎么形容。

    “不是,我是说你难道不觉得方华长得很像俞阿姨吗?”

    方菲想也没想的开口,“我不觉得啊。”

    顾远有点无语,心道方菲这是不是一孕傻三年,以前也没见她反应这么慢啊。

    想了想,顾远干脆开门见山,“方华是你亲弟弟,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你逗我吧?!”

    方菲一脸的不可置信。

    顾远这才明白,原来不是方菲一孕傻三年,是她隐隐猜到他想要说什么以后,就开始拒绝这样的话题。

    她是惧怕听到这个答案的,她怕和她想的一样,但是她又不得不去探听这个答案。

    唐锦兮也稍稍惊讶了一下,随后他嗓音威胁的开口,“顾远,不要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你觉得我像是和你开玩笑吗?”

    顾远偏头,问的很一本正经。

    方菲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笑完了她突然冷了脸色,“如果这个答案是真的,那我跟方华的这些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她和方华真是一母同胞的姐弟,那她这些年的防备和纠结算什么,方华这么痛苦的活着,顶着私生子的骂名,被方澜排挤在外,不被方澜待见,又算什么?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她们本就该姐弟和睦,而不是各怀鬼胎。

    顾远摊手,“这是真的。具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可以猜测的出,一定是陈媛从中做了什么手脚。我从我哥留给我的遗物里看见了你们的DNA检测结果,的确是同父同母亲姐弟,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回到安城以后,再做一次检测。”

    “如果是他的检测结果,那不会有错。”

    方菲想了想,实在是觉得可笑。她和方华是亲姐弟,却相互不知情,方华被外人利用,将她推入深渊,将方澜差点置于死地。

    最重要的是,他的心性,再难养回了。

    方菲一个人发了会呆,她才问顾远:“当年,为什么没有告诉我真相。”

    顾远没有回答,他靠在沙发上,转头看向落地窗外。

    客厅寂静了一会,顾远才开口,他的嗓音很轻,饱含了几分幽怨,“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恨你。”

    方菲后知后觉,“你是说,俊秋的死跟方华的身世相关?”

    “他就是知晓了方华的身世,怕自己时日不多,才急匆匆的要去找方澜。路上就出了意外,连同这个秘密一起石沉大海。你觉得这是巧合吗?不是,这是人为。而阻挡他泄露这个消息的,当然只有心急如焚的陈媛,所以陈媛雇凶杀人,买通了那个货车司机。”

    方菲听完以后,拧眉,“他做事一贯谨慎,我不知道他从何得来的消息,但调查的时候他一定是细致入微的谨慎,为什么消息会被泄露出去。”

    方菲不相信那时候的陈媛有那么厉害,能把眼线插入顾俊秋的人手里。

    陈媛做不到的。

    顾俊秋最防备的人,就是陈媛。

    顾远看着方菲,他的眼神透露出一丝凉意,“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他的确是为你而死。方菲,就算知道他时日无多,但那个时候,我还是恨你的。因为你,我和我哥,都没来得及好好道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