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清明时节,春雨纷纷。

    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凉,疏不知一场春雨也会一场暖。

    这几日,雨水越发地多了,再过两日就是清明,龙灏渊陪着夏千夜在市集采买香烛纸钱,却未曾想人会如此多。

    夏千夜原本就心情不快,加之市集中人头攒动,让她很是心烦。

    龙灏渊拿着一堆扫墓要用到的东西,紧紧地跟着夏千夜在人群中穿梭。

    不料天公不做美,刚刚还微晴的天空,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两朵乌云,忽然间就春雷滚滚,不出片刻就下起了雨来。

    龙灏渊连忙拽着夏千夜寻了一处屋檐避雨,却不想更多人也纷纷涌了过来,一时间这小小的屋檐竟然比方才的市集还要拥挤。

    龙灏渊将夏千夜推到屋檐最里面的一处墙角,伸出胳膊来,将夏千夜圈在里面,这样外面不管别人怎样挤,夏千夜都不会被碰撞了。

    只是夏千夜却浑然不觉,只是推了推龙灏渊的胳膊道:“哎呀你别离我这么近嘛,昨晚没洗澡吧,身上一股子酸臭!”

    龙灏渊笑了笑,好脾气地将胳膊往后挪了一寸,自己也往后让了让,远看去,身形高大的他,正弓着身子站着,还真像一只龙虾。

    待屋檐下的人都站定了,无聊的人们便也相互说起话来。

    “你知道吗?今早我家隔壁的阿炳,出了一档子怪事!”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妇女闪烁着精明的小眼睛,对旁边的一个妇人说道。

    “什么?阿炳怎么了?”旁边的妇女恰到好处地迎合道。

    “我跟你说啊!昨天晚上不是一下了一场大雨吗?阿炳昨天去城外送货,回来的时候刚好赶上这场雨,于是便去了城南的白家祠堂避雨,没想到啊,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吓得冒着大雨就逃回了家,回家之后就一直高热不退,说了一宿的胡话,这不是,方才他的媳妇是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托我去给阿炳找个郎中来瞧一瞧。”

    “是吗?在白家祠堂避雨?那白家祠堂都废弃了多少年了啊,怎么会忽然闹鬼?”旁边有多事的人听见了,便也凑上前来插嘴。

    “可不是说呢!”方才这个五十多的妇女看见这么多人凑上来,便来了兴致:“据说前朝,白家也算是光宗耀祖啊,谁成想一夜之间就落败到这般田地了?”

    “当年有流言说白家姑娘死的蹊跷,多半是她的鬼魂来诉说冤情了!”

    龙灏渊来了兴致:“几位大婶儿,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个白家祠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那大婶儿奇怪地看了看龙灏渊道:“你不知道啊?”

    旁边有人连忙解围道:“他这个年纪,前朝后宫的事情,他那时候还没出生呢,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

    “罢了罢了,告诉你吧,这白家祠堂,是当年白家大小姐入宫后给家人修的,只是当年不知道为何,忽然就被先皇下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