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更木剑八的约战并没有出乎张淼的预料,但是这并代表他会应战。

    如果是在当初的忍界,抑或是在他刚到死神世界的时候,如果有人来挑衅,张淼肯定二话不说,抽出刀来分分钟教他做人。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用张淼自己的话说,就是他已经过了那个好勇斗狠的年纪了。

    因此,面对更木剑八的约战,他立刻就摆了摆手。

    “不想跟你打,以你如今的水平,砍起来毫无乐趣可言。”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更木剑八肯定会认为对方是在吹牛,但是张淼说出这话却不一样了。

    并不是说如今张淼的身份是真央灵术学院的院长,所以更木剑八相信他不会撒谎,而是因为从张淼的眼睛里,更木剑八看到自己当初的样子。

    那是一种对周围的一切都感觉十分无趣,所以想要寻找乐趣,但还没找到的样子。

    说白了就是两个字——无聊!

    而这种眼神,更木剑八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从镜子里看到过这样的眼神。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别人会露出这样的眼神,所以他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

    “这家伙和静灵庭的人不一样,反倒是像那个地方的人!”

    更木剑八说的“那个地方”,指的是他刚来到尸魂界时出现的地方,也是流魂街中治安最坏的更木区。

    在更木区的时候,更木剑八每天都在战斗,他都不记得自己砍杀了多少人了,但是却没有人是他一合之将。

    那种面对弱鸡时的无奈和无趣,令他完全无法打起精神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了寻找更强的对手,更木剑八走出了更木区,然后一路杀到了静灵庭,还顺手做掉了鬼岩城,成了十一番队的新任队长。

    但是尽管如此,他依然感到很无聊。

    直到他从自己番队的队员那里听说了张淼这个“大魔王”的传说,才终于有了一些兴趣,趁着张淼和志波一心结拜设宴的机会,来到这里对其提出了挑战。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张淼似乎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而且并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蔑视,而是一种无法找到对手的无奈。

    而这让更木剑八感到很不爽。

    “切……说什么毫无乐趣,只要砍了,让刀刃切开对方的身体,听到对方的惨叫和哀嚎,自然就有乐趣了,来吧,来厮杀吧!”

    “呵呵……这就是我与你之间不同的地方了。”

    面对更木剑八的再次邀请,张淼再次咧嘴一笑,然后伸出食指指向了他。

    “你喜欢的战斗,是为了杀戮的战斗,你喜欢的是过程,但是我不一样,我比较看重结果,我任务未知的东西最有趣,而注定的结果却很无趣,就好像你用脚踩向蚂蚁的时候,那种注定的结果就是无趣的结果,令人完全提不起性质。”

    此时张淼显然已经把更木剑八比喻成了蚂蚁,如果是一般的死神听到这样话之后,必然是会恼羞成怒的。

    但是更木剑八却不一样,听到这话之后,他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才再次看向张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